【高喬】Dreamfarer.00

               
1. 大家好我是小舞,挖坑什麼的最開心了【被揍
2. 本文的設定源自於國人的RPG遊戲『遊夢症』,在此感謝原作者為我們帶來這麼好的遊戲【鞠躬
3. 高喬不逆不拆,帶上興欣全員一起玩,後期可能會有副cp出場,請自主注意避雷。
            
沒問題?
         
※※※
              
【楔子。第一個夢】
                  
如果說夢遊症,是未查覺到還在睡夢中的自己在現實遊蕩的疾病;那遊夢症就是,在清醒的時候穿梭在夢境的病症了。
                   
在很久很久之後的世界裡,作夢漸漸被認為是一種疾病,精神上的疾病。「做夢是沒有意義的」在科技飛速發展下變得冰冷的人類這麼想著,開始禁止做夢這種行為,於是各種各樣防止作夢的藥物被開發出來了,甚至是疫苗。然後,在這樣黑沉沉的夜裡,絢麗的夢境和星星一樣都消失了,也再也沒有夢想和幻想了。我不需要作夢、也不需要夢想。
                  
我睡著了,然後在夢裡醒了過來。
                     
──出自《遊夢症》遊戲序章。
              
※※※
              
高英杰很小的時候曾經做過一個夢。
            
他現在已經想不起來了,可是他總覺得,那是一個非常、非常快樂的夢。
             
於是當他一覺醒來,開心的向父母分享的時候,他就被一臉驚慌的父母送到了醫院,然後他就這麼失去了自己的夢境。
           
『做夢是不好的,』大人們是這麼說的,『那是不切實際的幻想,那是一種精神病。』
             
小小的高英杰很害怕,他沒有生病,更不想被周圍的人當成精神病。
                  
所以他乖乖的吃下了醫生開的藥,每年乖乖的和同學一起打疫苗。
             
反正就算不做夢,也不會影響到自己的生活,他是這麼想的。
             
幾乎所有人都是這麼想的。
            
※※※
            
所以當十七歲的高英杰再次在夢裡醒過來時,他看著那片深邃的夜空發了好久的呆。
           
蒼紫色的天空中有流光浮動,像是劃過水晶表面的弧光,有時整片天空會晃盪出一抹波紋,然後又像水面那般趨於平靜,幾點星子綴在其中,圍繞著淡青色的弦月閃爍,偶爾還跟著漣漪改變位置,細微的風不止息的繚繞,撥動銀灰色調的樹葉發出低低的笑聲。
                 
有時會有什麼東西振動翅膀的聲音,或者是有什麼在水裡游動的聲音在他身邊響起,然而他眼裡除了虛幻得飄渺的夜空和那像是結著碎霜一般的銀色森林之外,並沒有反映出任何的生物。
                 
但不管怎麼說,這副過於奇妙幻麗的景色,絕非他所熟知的現實所會擁有的。
             
『……我在做夢?怎麼會?』
            
他思索了一會,然後想起來今天早上是接種疫苗的日子,而老師曾經解釋過,有些人接種疫苗後會出現一些副作用。
              
看來,他現在就在經歷他的『副作用』。
                
總之,要趕快醒過來才行。
            
他低下頭去,將右手的兩隻手指搭在了左手臂上,咬緊牙關狠狠的一擰。
         
好痛!
             
白皙的手臂上被他擰出了一個淡淡的淤青,高英杰抬頭看著那片紋絲不動的紫色天空,有些欲哭無淚。

不是說掐手臂就能從夢裡醒來嗎?還是說應該要捏臉才對?

『噗哧!』再細微的聲音在這個寧靜的空間裡都顯得響亮,高英杰身軀一震,隨即感覺臉上發燙。

『誰在那裡!』那個噗哧分明是有人忍不住笑出來的聲音,想到自己掐手臂的傻樣居然被別人看在眼裡,他不免有些惱羞。
             
『唔,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笑你的。』
           
他聽見有什麼東西踩過草地的聲音,藍灰色的草葉被壓過而低下頭來,然後又緩緩的直起身子,窸窸窣窣的聲音由遠而近,最後在他面前停了下來。
                 
好長一段沉默。

『……你在哪?』高英杰納悶,明明聽著走過來了,難不成又躲起來了?
             
『你看不見我?』聲音倏然響起,把他嚇了一跳,高英杰的視線亂飄了一陣,才終於在距離他一個手臂遠的草地上看見兩個扁平的、像是被鞋壓住的痕跡。
               
『……你動一下腳?』
             
左邊的鞋印變淡了,幾根小草重新抬起頭,然後在更靠近右邊鞋印的地方出現了一個新的印子。
               
『看來我的確看不見你,』這句話怎麼聽起來有莫名的矛盾?不管了,『你是這個夢境的主人?』
                
他本來就對自己會有一個這樣的夢感到懷疑,然後眼下出現了另一個顯然對這裡無比熟悉的人,他便做出了這樣的推測。
            
『是,』對方也沒有隱瞞的意思,聲音再次響起,聽起來是個年紀和他差不多的少年,『我叫喬一帆,你呢?』
            
『我叫高英杰,你可以喊我英杰就好。』他回答。
              
『嗯,那你也叫我一帆吧。英杰是怎麼跑進我的夢裡的?』
               
『今天學校打了疫苗,可能是它的副作用。』
                
『唔,的確有可能,這樣看來是我們的夢境撞在了一起,你才會出現在這裡呢。』
                  
高英杰看不到他的反應,但他猜想喬一帆可能剎有其事的點了點頭。
              
然後他終於問起了自己目前最迫切的問題。

『一帆,你知道要怎麼離開這裡嗎?』
            
草地上的鞋印搖晃了一下,像是他不自覺的扭了扭腳板,『知道是知道……不過難得有機會做夢,就這樣走了不會太可惜嗎?』
                
『……雖然是有點,不過我覺得,我還是快點醒來比較好。』
                
『……也是啦,畢竟現在外面的世界是“那個樣子”的呢。』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喬一帆的語氣裡有一絲帶著酸味的苦澀。
              
地上的兩個鞋印掉轉了方向,還向前邁出了幾步。
                
『跟我來吧,我帶你離開。』
              
『謝謝你!』高英杰露出放心的微笑,跟上了喬一帆的腳步。
                 
但是從剛才的對話之中,他也推測出了不太妙的一點。
                 
這個他看不見的少年,大概就是他一直害怕變成的、被世界嫌惡同時卻又被恐懼的──遊夢症病患。
                 
                
                 
-TBC-
                
※※※

於是乎……這就是序章了【趴
對於人物的性格還是沒有把握得很好,求原諒_(:з」∠)_
不求紅心藍手只求評論orz
                  

评论(4)
热度(8)
© 舞湘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