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Magician

  
  魔法使設定,一發完結。
               
  雖然雷獅沒什麼戲份但依然是雷卡。第一次寫,很渣,ooc屬於我,人物屬於官爸。
          
  以上沒問題那就請往下。
  
  祝各位萬聖節快樂🎃🎃🎃
  
  ※※※
  
  他趴在桌子旁邊,盯著水晶瓶子裡金黃色的蜂蜜看,濃稠的蜜糖和有弧度的瓶子扭曲了他的眼神,把他的世界也變得甜蜜黏膩。
  
  『哎,妳聽說沒有?雷電魔法使的三兒子成功掌握雷電法術了。』
  
  桌子另一頭攪打蛋白霜的聲音和絮絮叨叨的交談聲交織成了和諧的拍子。
  
  『什麼?』攪打的節拍一下子停了,『這是真的嗎?』
  
  桌子上有一層灑出來的糖霜和可可粉,他偷偷沾了點悄悄放進嘴裡,享受著薄薄的甜味和淡淡的苦味在味蕾上瀰漫開來的感覺。
  
  『可不是嗎,妳記得不?當初說要開放魔界和人界通婚的時候,他們雷系可是抗爭了最久的,結果搞到雷系魔法差點失傳才勉強同意了。聽說這個老三啊,不但是純血,還是個嫡系出身,可把他們上頭那些老古板給高興壞了。』
  
  突然很想吃糖,可是水果糖的罐子放在另一個房間裡,他踢踢懸在凳子上離地的腿,扁了扁嘴。

  有點不想走過去拿。
  
  『那下一任雷電魔法使的繼承人這不就是欽定好了嗎,我想他們的旁系應該也沒人敢說話吧。』
  
  他偷偷探頭瞄了一下另一端交談的人,再看了看自己的雙手。
  
  用一下應該不會被發現吧。
  
  『誰敢說話啊,憑著這個血統,就算這個老三是白痴他們也會擁護的。不過純血嫡系出來的繼承人,總不可能太弱,這倒是沒得懷疑的。』
  
  碰!不大卻響亮的聲音把廚房裡的人嚇了一跳,沾著蛋白霜的打蛋器掉到了桌子上,滾了一路白膩的痕跡。
  
  『卡米爾!關於移動的事情我是怎麼跟你說的!』
  
  圍著圍裙的女人站起身來,精緻的面容上浮起了顯而易見的怒意。
  
  他抱著糖罐子,心虛的縮了縮身子。
  
  『對不起,媽媽。』
  
  桌旁的另一個黑髮女人左右打量了一下這對母子,搖了搖頭,彎月與星星的耳環隨之晃動起來,映著油燈的燈光一閃一閃。
  
  『我先回去了,』黑髮女人站起身來,伸手抓起一旁椅子上的桃紅色尖帽戴上。『妳自己小心點。』
  
  穿著圍裙的僕貓急急忙忙的跑去為客人開門,大門上掛著的鈴鐺停止後,室內陷入了一片沉默。
  
  男孩放下糖罐子,沒敢將它打開,靜靜的走到女人身邊坐下來,看著女人將一罐奶油乳酪倒進大碗,開始將它打軟。不用任何指示,他拿起桌上的可可餅乾放進袋子裡,用桿麵棍把他們輾成餅乾碎末。
  
  要拿起牛奶和奶油跟餅乾碎混合的時候,他向女人那邊看了一眼,卻忍不住開口打破了沉默。
  
  『媽媽、媽媽!檸檬汁倒太多了!這樣蛋糕會太酸的!』
  
  『啊?』女人像是這才回過神來,怔怔的看著泡在過量檸檬汁裡的奶油乳酪,嘆了口氣將它們倒進水槽。
  
  『麻煩你,卡米爾,到儲藏室裡幫媽媽再拿一罐奶油乳酪來,好嗎?』
  
  『好的。』他跳下椅子,啪嗒啪嗒的往儲藏室跑去,儲藏室跟廚房之間的距離比放水果糖罐子的房間更遠,但是他已經不想再惹媽媽生氣一次了。
  
  儲藏室裡堆著琳瑯滿目的材料,而他知道它們最後都會在媽媽靈巧的手指下變成精美的甜點,鮮奶油會被打發後抹在蓬鬆的蛋糕上,巧克力會被融化之後混進碎果仁再倒進各種形狀的模型裡,果醬會被擠在花型的餅乾麵團上一同被放進烤箱裡烤出漂亮的色澤,而奶油乳酪──他踮起腳尖拿下那個藍色的罐子,它會被加入檸檬汁和柚子酒,倒進鋪了一層餅乾碎的模型裡,充分冷凍之後變成起司蛋糕。
  
  而那些最漂亮的甜點,會被媽媽裝進大盒子裡,經過傳送魔法陣,帶到滿月的魔宴上。
  
  為魔宴提供茶點,是他們甜品魔法使最大的殊榮與最重要的任務。
  
  他們做出的甜點可以振奮賓客的心情,對宴會不耐的人會為了品嚐它而留下來,沒有舞伴而孤單的人會為他們綻放出美麗的笑容,盡情舞蹈至精疲力竭的人吃下它們後能夠馬上打起精神──掌握能夠使人快樂的甜點魔法,是成為甜品魔法使最重要的條件。
  
  看著媽媽開始打軟新的奶油乳酪,他轉身過去幫忙準備用來裝飾的細糖。
  
  銀白色的、金黃色的、粉紅色的、寶綠色的……那些糖的顏色就像媽媽收在盒子裡的寶石,能夠將像婚紗一樣純白的蛋糕妝點得鮮明活艷,魔宴上的甜點沒有一個是不美麗的,因為不夠出色的甜點要是被擺在餐桌上,就像沒有裝扮自己就出席的賓客一樣失禮。
  
  外表也好、味道也好、當中施加的魔法也好……他的點心雖然不算差,但也遠遠上不了檯面。
  
  所以媽媽才從來不帶他出席魔宴。
  
  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
  
  『卡米爾?你在哪裡?』
  
  聽見媽媽的呼喚,他放下厚重的書本,用最快的速度跑下樓梯,奔向前門撲進她的懷抱裡,讓她在自己的臉頰上落下兩個慈愛的吻。
                  
  兩隻僕貓已經先將點心帶到會場去了,而裝扮好自己的媽媽則是現在才要出發。
                 
  即使脫下圍裙換上精緻的禮服,媽媽的身上依然有著那些烘焙點心的味道,奶油的香醇、果醬的酸甜、可可的濃郁混著飛行藥膏的淡淡苦味,讓他充滿了安全感。
  
  『乖乖看家,想要出去要糖果也可以,但是記得帶隻僕貓跟著,』她低下身來,不厭其煩的囑咐著,『不要跑太遠、不要亂用魔法,要是有事情就傳個訊息給星月家,餓了廚房和儲藏室裡都有食物,我後天就會回來了,知道嗎?』
  
  『知道了,媽媽,路上小心。』給了她最後一個擁抱之後,他看著媽媽打開大門跨上掃帚,朝著魔界永夜的天空飛行而去,他站在門口默默的看著,直到掃帚尾巴的最後一絲光亮消失才又走進屋內。
  
  房間的衣櫃裡收著一套男用的禮袍,是午夜藍的顏色,用魔法在上面弄出了像是星星一樣的光點。小孩子長得快,幾乎每年都要重新做一套,雖然媽媽從來不會嫌麻煩,可是也從來沒有帶著他一起出去過。
  
  從口袋裡摸了顆糖果含著,他趴在窗台前,看著南瓜橙的滿月和無數星星一同在夜空中發光。
  
  『什麼時候才能跟媽媽一樣,成為獨當一面的魔法使呢?』把臉埋進雙臂裡,他不免有些洩氣。
  
※※※
  
  『唷,你就是新一任的甜品魔法使?還真是個不討喜的小傢伙啊。』
  
  他抬起眼來,眼前站著一個年紀明顯比他稍長的少年,一身堇色的斗篷隱隱浮著弧光,蒼紫色的眼瞳彷彿遺落了整個銀河的星子那般深邃,薄薄的嘴唇帶著邪氣輕輕勾起,像是桀驁不馴的狼。
  
※※※
  
  距離他們第一次見面,還有五年的時間。
  
  
  
-END-
  
沒有寫出來的那些設定:
  
  1.魔力是很任性的天賦,就算是魔法使的孩子也不一定會遺傳到,自然系的魔力是最難遺傳的。
  
  2.卡卡是雷獅的爸跟卡卡的媽生的。
  
  3.卡卡會雷電魔法,而且會得比雷獅早,但是因為只有一半血統,所以用得沒有雷獅好。
  
  4.卡卡的媽和凱莉的媽是朋友,往後甜食組也會構築出友誼。
  
  5.卡卡的媽不帶他去魔宴的原因是因為擔心雷系家族知道卡卡的存在之後會把他帶走,也是因為這樣才不準他用雷電魔法。
  
  6.沒有後續。
  
  

评论(2)
热度(24)
© 舞湘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