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庭即是本丸。序章

注意!

這是陰陽師與刀劍亂舞的混合同人,充滿了作者的腦洞與妄想,有原創審神者與聽起來很唬爛的理論出沒,我可能對人物的性格掌握得沒有那麼好,大概會有一點的ooc,不喜者誤入!

※※※

冬日將盡,春色漸明。

庭園內的櫻樹抖落了一身白雪,向著繁星點點的夜空吐出新芽,再過不久,粉嫩的蓓蕾就會滿佈枝椏,然後化成香雨飄飄滿地。

正對著庭院的房間敞開著拉門,夜風余余吹入,帶來一絲清新的氣息,然而房內的人卻是神色個異。嬌小的棕髮少女顧盼著一雙桃目,僵硬交纏的手指顯露出她的侷促不安,她的身邊伏著一隻毛色白裡帶紅的尾獸,兩條尾巴一下一下的拍打竹編的榻榻米,敲出規律的節奏;額上環著結繩的女子雙眸微瞇,似在思考些什麼,又隱隱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身著藍衣的男子眉間輕蹙,微抿著唇沉吟著。

坐在三人對面的少女卻是一臉的淡定,兩條長長的馬尾隨著她平穩的呼吸輕輕擺動,而她身邊披著白色斗篷的金髮少年則是面無表情,讓人完全無法猜透他的心思。

『那麼……相沢姑娘?是這麼稱呼的吧,』藍衣男子首先打破了沉默,『在下才疏學淺,稍微理解了一下姑娘所說的話,只是不知是否有誤。』

『您的意思是,近日京內所出現的怪異現象,是源於來自未來的時間溯行軍,而他們的目的,是想改變我們這邊的歷史,從而改變您所屬的未來世界,而您是來討伐他們的,我說的沒錯吧?』

『不愧是晴明先生,理解的分毫不差。』少女揚起嘴角,露出一個敬佩的笑容。

『話雖如此……不過“來自未來”、“改變歷史”什麼的,實在是太讓人難以相信了。』一旁的嬌小少女緩慢的提出意見。

『小白也跟神樂大人一樣想法!先不說改不改變什麼的,光是來自未來這點就足夠可疑了!』少女身邊的小白狐抬起頭來,嘴裡吐出宛如人類孩童的聲音。

『……還有,妳口中的“改變歷史”真的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嗎?如果妳所言屬實,又為何需要我們的幫助呢?』最後開口的是一身僧侶打扮的女子,她將目光拋向眼前的少女,而她只是牽了牽嘴角,回答起眾人的問題。

『我承認這聽起來的確像是天方夜譚,換做是我也會相當懷疑。』她不慌不忙的說,『可是呢,晴明先生──』

『您難道不覺得,近日的怪異事件,與您平時處理的那些,非常不同嗎?』

看見男子目光一凜,少女微笑著繼續說下去,『不是普通的遭到騷擾、物品失竊或者有人莫名失蹤,而是有重要人物受到攻擊、有目的性的刻意搗毀某個地方,甚至明明散發出如此強烈的瘴氣,您卻無法探測來源,連八百比丘尼小姐的占卜都不起作用,就算好不容易碰上了,也完全無法照常理退治──為此,您真的沒有察覺任何不尋常嗎?』

『時間溯行軍並不是尋常妖怪,他們是墮化的刀劍付喪神,而想要消滅他們,也只有同為刀劍付喪神的刀劍男士,以及我們審神者能做到。』

『至於為何需要你們的幫助,說來慚愧,我們審神者並不具有感知妖氣的能力,我們一向是收到來自上頭的指示,聽說某個時間點有溯行軍出沒,才會出面討伐。但是你們的這個世界充斥著各式百鬼,干擾了上頭的探測,所以我才來尋求晴明大人你們的幫助,以你們感知不尋常的瘴氣,與上頭的探測配合,來找出溯行軍的確切位置。』

少女一口氣說完了所有的話,然後非常順手的接過了金髮少年遞來的一杯茶。

三名陰陽師面面相覷,少女所說的話相當合情合理,也正好解釋了京內的奇怪現象,雖然穿越時空讓人難以置信,可撇去這點,也實在沒有什麼不合理的地方,而且有了處理無法解釋的事件的可能,不管怎麼說都有值得一試的價值。

『雖然我仍有疑惑,不過我願意相信妳,』一番目光交流後晴明轉向眼前的少女,『然而,儘管我並不認為相沢姑娘有懷抱任何惡意,但為了以防萬一,待在平安京的這段時間,就請您和您的付喪神們留宿在這裡吧。』

一抹明顯的喜色湧上少女的臉,『實在是太感激不盡了,啊,還有。』

她偏頭一笑,對晴明伸出手來,『不用稱呼我相沢姑娘,也不用加敬稱什麼的,喊我優雨就行了。』

『合作愉快,晴明先生。』

-TBC

這就姑且當是序章了,因為本人不太會寫打戲,所以大概是以陰陽師們與審神者優雨、以及式神和付喪神們的日常為主軸的故事。

刀帳截止至大包平,式神以台服實裝的為主,時間軸架空,以及為了劇情需要,這是一個全刀帳的嬸嬸。

因為是腦洞產物,所以有腦洞了才會更新,有任何疑問歡迎提出!然後求評論_(:з」∠)_

评论(5)
热度(13)
© 舞湘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