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庭即是本丸。第一章


《於是如此的展開了》

兩天過後,優雨總算是和陰陽師們安排好了住宿問題,原先為了不造成人家的麻煩,優雨是打算平常的時候將刀劍們收在刀帳中,等到需要時再將他們喚出來的。

可是晴明聽了只是微微一笑,向她解釋起這個庭院的特殊構造。

這個庭院雖大,但是要住下所有的人與妖還是略勉強,所以大部分的式神都是住在擴充的結界裡,當然,表面上是看不出來的。

來自科技時代的優雨不禁對平安時代的神秘法術致上十二分敬意,實在是太方便了。

走進晴明為他們安排好的房間,優雨長吁了一口氣,裹在過膝襪裡的雙腿一軟跌坐在地,兩條馬尾隨著動作向上一飄,然後落下來。

跟著走進來的少年掃了她一眼,默默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切國!我表現的還可以吧?』優雨揪住他的衣角,一臉誠惶誠恐,『有沒有看起來很不自信、很奇怪又很可疑?』

不管妳表現得自不自信,人家還是會覺得我們很可疑。山姥切腹誹,然後摸了摸優雨的頭,『沒有,妳表現得很好,看起來長谷部幫妳準備的小抄效果非常顯著。』

『是、是嗎,那太好了。』她鬆開了山姥切的衣角,讓雙手滑落身側,幾張輕薄的絹紙從她鵝黃色的衣袖間飄出來。

略微收拾了一下自己,優雨翻出了自己的刀帳,將自家的刀劍們通通喊出來。

『咳咳,』她清了清喉嚨,『各位,這幾天委屈你們一直待在刀帳裡了,目前我們已經住進了安倍晴明先生家,等會我會把你們各自帶到安排好的房間去,不過在此之前,我有幾點想提醒。』

『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們這次的遠征可能會耗費非常久的時間,晴明先生願意讓我們留宿是天大的幸運,請各位盡量不要造成人家的困擾。』

『另外,晴明先生的家裡除了幾名陰陽師外,還住了不少式神,因為要共處滿長的時間,請大家好好相處,不要產生爭端。龜甲,特別是你,』優雨的目光逼向了戴著眼鏡的白衣男子,『這個地方女孩子不少、小孩子更多,給我注意你的行為。』

『啊啊,如果這是主人的命令的話。』男子瞇起銀灰色的眼眸,微微一笑。

『……長谷部,給我看好他,別出岔子。』

『交給我吧,主上。』

※※※

日暮西山,橙紅色的光芒逐漸隱沒在山稜線之後,黃昏的市集已經到了尾聲,餐館點燃了掛在門口的燈籠,酒家則不受晝夜影響的繼續笙歌,母親們牽著孩子的手,提著滿籃的蔬菜,準備回家做頓美味的晚餐。

急促的腳步聲即使在熱鬧的市集也分外響亮,而腳步聲的主人似乎完全沒在注意腳下,要不是幾個擺地攤的小販眼明手快,只怕商品都要被他踩了過去。

青年在一條小巷前煞住了腳步,然後像是要抄近路似的轉了進去,他那副蹙眉抿嘴的模樣看上去還帶些凶氣,把一個看起來也是抄近路回家的茶屋姑娘嚇了一大跳。

青年有著一頭間著赤絲的黑髮,在腦後紮起一個颯爽的馬尾,白色的和服只穿上了半邊,露出精壯的胸膛,身後背著的弓箭隨著他的腳步一上一下的晃動,一付隨時要掉下去的模樣。

源博雅總算是在安倍邸前站了定,他深吸了一口氣,氣勢洶洶的推開了沉重的木門。

『喂!晴明!』

在他面前出現的當然不是安倍晴明,而是一個白髮的孩子,他似乎是被博雅的大嗓門嚇到了,帶著雀斑的鼻子一抽一抽,一付泫然欲淚的模樣,他腳邊的五隻小白虎對著來人發出了威脅的哈氣聲。

『那、那個……』

『呃,』博雅倒是沒料到會嚇到孩子,他急忙蹲下了身,『抱歉抱歉,我沒有惡意,嚇到你了?』

『喂!你是誰啊!為什麼欺負五虎退?』一個亞麻髮色的男子衝了過來,伸出雙手擋住了白髮孩子,草綠色的眼睛滿是戒備,大有一付只要博雅輕舉妄動,他就會把背上背著的大太刀拔出砍過來的氣勢。

『不是、這該怎麼說呢……』博雅啞然,他向來就拿孩子沒有辦法,何況還是自己有錯在先嚇到了人家,正當他有些無措時,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傳了過來。

『咦?這不是博雅大人嗎?您來拜訪晴明大人?』綠衣的小女孩一蹦一跳的跑過來,手上大大的蒲公英一邊晃動一邊發出清脆的叮叮聲。

『啊,螢草,對,我是來找晴明的,剛剛不小心嚇到了這孩子。』總算看到一個熟悉的妖,博雅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晴明大人在屋裡呢,』螢草幫他指了個方向,『好了,五虎退,沒事啦,博雅大人是晴明大人的朋友,他沒有惡意的,不要哭啦,嗯?』

白髮孩子抹了抹眼睛,點了點頭,對著博雅怯怯一笑。

博雅總算是放心了,跟螢草道過謝後,他轉身往屋內走去。

博雅原先是照著自己熟悉的路走的,中途卻默默的改了道,因為八百比丘尼和兩個長髮男子正坐在一條廊邊一面品茶一面談論佛法,那地方的氣息實在太過莊嚴神聖,讓他完全不想走過去打擾。

正走著,一個粉衣的小女孩竄了出來,博雅定睛一看,這不是自家妹妹神樂嗎?

『唷,神──』

『噓!』神樂對他豎起了食指,她向四周看了看,藏到了一座假山後。

『別告訴別人我在這裡。』丟下這麼一句話,神樂就把整個身子縮到了假山後。在博雅還完全摸不著頭緒的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神樂醬──躲好了嗎?我要來抓妳囉──』

一個橘髮的少女從轉角探出頭來,只看到了站在走廊上的博雅。

『請問你有看到一個棕色短髮、穿粉紅色衣服的女孩子嗎?』少女湊到他面前問。

『啊、不,沒有。』

『唔,這樣嘛。』女孩沒有繼續追問,而是沿著走廊繼續往前走。

在玩躲貓貓啊,博雅無言的掃了一眼神樂躲藏的假山,突然想起了自己聽到的傳言,又把視線投向了橘髮少女消失的方向。

是女孩子……吧?

『將軍。』

博雅總算是找到了晴明,只見他掛著游刃有餘的笑容,將手裡的棋子敲上對手的盤面。

『甘拜下風,晴明先生的棋藝真是一絕。』紫髮的男子擺了擺手。

『承讓了,歌仙殿,』晴明微微頷首,然後才注意到了站在門口的人,『哦呀?這不是博雅嗎?』

『晴明……』怎麼連你也。博雅扯了扯嘴角,無言以對。

※※※

『你就這麼接受了那個女孩子?穿越時空這種鬼話你也相信?你是不是撞到頭了?』

『博雅,冷靜點,』望著質疑著自己的友人,晴明很是無奈,『穿越時空什麼的聽起來確實很荒謬,可是優雨有召喚刀劍付喪神的能力,也確實能退治她所謂溯行軍的東西,既然有方法解決平安京的動亂,何不一試呢?』

『就算如此──』

『我知道你顧慮什麼,我就是為此才讓優雨他們留宿在這的,都在我們眼皮底下生活了,不至於還出什麼事吧?而且你自己看,大家不也都相處得很好嗎?』

『……。』博雅被賭得實在沒話了。

『好了,別在意這麼多,既然回來了就和人家好好相處吧。現在天已經晚了,明天我帶你去和優雨認識認識。』

結束了與晴明的對話,博雅走出了房間,夜漸深,月已上中天,繁星點點。

他出生在皇族中,貴族之間的爾虞我詐是從小看到大,所以無論過了多久,他還是對晴明總是這麼輕易就相信別人的性格無法苟同。

一轉身,卻和一個少年碰個正著,險些就撞個滿懷。

少年的身量比他矮些,恰恰到他肩膀的高度,少年抬起眼來看他,那雙眸子應該是綠色的、像是揉合了森林的靈魂一般的碧翠,卻因為夜色只看得出一片暗藍,金色的髮絲被清冷的月光照得發白,顏色淺了不少。

『做什麼……你那眼神,難道是在意我是個仿造品嗎?』

十足冷漠的語氣不善。

『不,我無意冒犯,非常抱歉。』他啞然,『只是你的樣子……讓我想起一位故友。』

少年冷哼一聲,與他擦肩而過,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晚風吹起少年披著的白色斗篷,柔軟的布料飄揚起來,輕靈仿如鬼魅。

他卻想起了一雙對天展開的漆黑雙翼,融入無邊的闇夜裡,帶著悠揚遠轉的笛聲。

 

-TBC

好想打博狗的tag……不行這裡沒有cp向,要忍耐。

一直覺得被被和狗子很像的人大概只有我一個吧(笑哭)不要相信我的更新速度,高產的時候只是因為太無聊腦洞大而已,真的。

然後繼續求評論,進來看的孩子們別害羞呀,比起藍手紅心你們的留言更讓我開心呢!

评论(8)
热度(14)
© 舞湘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