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歌

私設一代的名字為『小瞳』
  
仍然有緣天尊×百足神的描寫
  
請聯動之前的『止音』、『透聲』、『默曲』來觀看,我新增了『響系列』的tag,可以在裡面查看全文
  
以上
  
※※※
  
  那是一個炎熱到光是只佇立著就會揮汗如雨的夏天。
  
  三味線、鼓和笛子交織成熱鬧的祭典音樂,各種顏色的燈籠點亮了漆黑的夜空,食物的香氣和鼎沸的人聲掃盡夜晚的沉寂。
  
  而人山人海中,有一對女孩子牽著手,興奮不已的交談著。
  
  白茶髮色的少女走在前方,掛著牡丹和勿忘草色水球的手上還拿著一支粉紅的棉花糖,櫻色浴衣上的薄紅金魚,和少女頭上的紅色緞帶一同晃盪,讓人有種它們彷彿正在水中游動的錯覺。
  
  走在後方的女孩紮著裏柳色的麻花辮,頭頂飄動的則是相反的藍色緞帶,天藍浴衣上綻放的是藤紫的牽牛花,在涼爽的晚風中搖曳著。
  
  兩個女孩子都有張伶俐可愛的臉龐,但人們總會忍不住因為少女臉上的醫療眼罩和女孩空蕩的左手衣袖而頻頻佇足回頭。
  
  兩人卻彷彿沒注意到那些目光,一路吃的玩的一攤都沒有落下,藍衣女孩甚至撈起了一袋漂亮的紺色金魚。
  
  快走到盡頭時,兩人在賣燈籠的攤位一人買了一個,拎著滿手的戰利品朝著神社的台階走上去。
  
  『沒想到居然還能來參加祭典,從我三歲之後祭典就停辦了呢。』少女邊叉了一顆熱騰騰的章魚燒遞到女孩嘴旁,邊如此感嘆著。
  
  『唔唔、是啊,』一口咬下後柴魚和醬油的鹹香味伴隨熱氣在味蕾上漫開來,女孩一邊呼氣一邊回答,『之前每年有放煙火就很棒了,根本沒有想過能辦祭典什麼的。』
  
  『真是多虧了那位學者先生呢。』
  
※※※
  
  兩年前,一位民俗學者來到這個地區,對兩個鎮上的居民居然如此放置與隨意拆除歷史古蹟表示了強烈的譴責和抗議,在多方交涉後,上面頒發了古蹟保護令下來,並對多處的神社進行修整,而保留最完整的緣天尊神社在今年初春的時候整修完畢,鎮裡的大人經過討論後,決定重新舉辦停辦多年的祭典。
  
  她們曾經見過那個民俗學者一次,意外的是個相當年輕的青年,略長的瀏海用細細的黑夾子別在耳後,臉上戴著一副眼鏡,掛著斯文而和善的笑容。
  
  『為了什麼?嗯……其實也並沒有特別為了什麼,』青年抓了抓臉頰,這麼對她們說,『我很小的時候也曾經在這裡住過一陣子,那段時間的經歷讓我覺得,這個鎮上有些東西是不該消失、也絕對不能消失的。』
  
  說著,他看向了後山的方向,露出了懷念的表情。
  
  『這個小鎮已經很久沒有辦過祭典了,』青年拍了拍她們的頭,『把握機會好好的玩喔。』
  
※※※
  
  『小瞳,妳覺得學者先生是不是也曾經發生過什麼事呢?』把章魚燒的盒子扔進路旁的垃圾桶,遙這麼問著。
  
  『或許吧,』瞳轉了轉手中的水球,『會為了這些事情努力的人,誰不是曾經發生過什麼呢。』
  
  像妳一樣,也像我一樣。
  
  她們兩人都清楚的記得,那個溫柔的拍著她們頭頂的青年,左手少了一隻小指。
  
  兩個人一時無話,只聽見木屐的聲音迴盪在石板台階上。
  
  『……對了,小瞳你們鎮上的神社也要開始修繕了吧?』
  
  『啊,是呢!昨天放學的時候繞過去看了看,已經用圍欄圍起來了。』瞳僅剩的那一隻眼睛因為愉悅而瞇了起來。
  
  『百足神大人一定會很開心的!』
  
  儘管每隔幾天她們仍然能在神社的賽錢箱附近找到用來退治妖怪用的淨身鹽,但她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那位有著紫紅色眼眸的神明了,不知道那位溫柔的大人現在是否安好呢?
  
  『那緣天尊大人呢?對於神社修建這件事,祂有沒有表達過什麼?』
  
  『嗯……沒有呢,妳知道的,緣天尊大人不會輕易跟我說話的。』面對瞳的提問,遙只是搖了搖頭。
  
  直到重新得到那把紅色大剪刀的幾個月後,遙才從身為前輩的瞳那裡得到『也許這是緣天尊大人給妳的,呃,代行權的象徵?』這樣的推測,然而這個沉默的神明仍然不親自印證它,是直到遙試著拿剪刀剪斷了出現在鎮上的異樣蜘蛛絲一段時間後,她才敢當作是祂已經默許了。
  
  『……緣天尊大人真是位難懂的神明呢。』瞳失笑,得到了遙一句嘟噥著的『豈止是難懂而已。』的回應。
  
  兩人總算走上了最後一階,神社翻修過的土地被鋪上了草皮,人形走道的石磚也不再像以往那樣破破爛爛,五塊立石上的注連繩和紙垂也換成了新的,只是遙看著嶄新石磚上那幾條明顯弄上去沒多久的剪刀痕,無奈的扶住了前額。
  
  『……大人,這裡才剛整修過啊。』
  
  這下連瞳也無話可說了,只能擺著跟遙一樣哭笑不得的表情拍了拍她的肩膀。
  
  神社的屋頂上,兩人看不見的神明發出了不屑的哼聲。
  
  『這是我的神社,隨我高興怎麼樣就怎麼樣。』祂說。
  
  緣天尊的模樣已經和荒神時期大不相同,肆意亂翹的髮絲被好好的梳整過,在腦後垂成一束,污穢的氣息散盡,怪異的手臂消失了大半,臉上烏黑的紋路變成了鮮紅色,破損的單裳和袴換成了乾淨的狩衣,繫在額頭和腰側面具的髒污不見了,剪刀上的繡跡和缺角也消失無蹤,閃爍著鋒利的光。
  
  坐在神明膝上的女孩卻不發一語,只是靜靜凝視著神社中的兩人。
  
  『怎麼,不高興?』緣天尊打量著她的神色,開口問。
  
  『……沒有。』女孩搖搖頭,馬尾隨之晃動起來,換來的卻是神明的另一聲哼氣。
  
  『別騙我。』祂說。
  
  女孩縮了縮身子,眼神變得迷茫起來。
  
  『小遙看起來好開心啊,』她說『以前她很膽小,總是哭哭啼啼的,現在的她笑容變多了,看起來活潑了很多……是因為交到新朋友了嗎?』
  
  『她以前可是還對我說過【活著很可怕】喔,』緣天尊說,『現在她振作起來了,妳卻反而不開心?』
  
  『不、不是的,我很開心!』女孩慌忙否認,但隨即又垂下了頭,『只是……。』
  
  『只是覺得她其實沒有自己,也能過得很好?』另一個聲音響起,女孩回過頭看,那個垂散著長髮的神明對她露出一個疲憊卻溫柔的笑。
  
  『……神社在整修的人,跑到這來幹什麼?』緣天尊頭也沒回,就算不用看祂也認得出來者何人。
  
  『你神社的重建祭典,我怎麼能不來呢?』百足神笑笑,走到緣天尊身旁挨著祂坐下,並伸手摸了摸女孩的腦袋。
  
  『妳不該這樣想,親愛的孩子,小遙始終把妳放在心底最柔軟的角落,即使與瞳結為好友,她也不曾將妳忘記。』祂對著藍衣女孩抬了抬下巴,『喏,妳看看她右手上的那是什麼?』
  
  女孩順著神明的示意望去,一抹顯眼的紅赫然出現在藍色的衣袖中。被清洗過、略微褪色的紅色緞帶卻像以前一樣,紮成了漂亮的蝴蝶結緩緩的飄動著。
  
  『小遙……。』女孩的聲音微微的顫抖,將臉向後別了過去,兩位神明對望了一眼,分別伸手輕拍她的頭頂和後背安撫著。
  
  『好了,小遙,淨手之後就可以供奉香油錢……小遙?』瞳彈去手上的水珠,回頭卻發現藍衣女孩正抬著頭四處張望。
  
  『怎麼了嗎?』她問。
  
  『我剛剛好像聽到……,』遙皺起眉,最後只是搖搖頭,『算了,別在意,大概是我聽錯了。』
  
  兩人走到了賽錢箱前,向著神社鞠躬後,將十元硬幣投入,一起伸手抓住了掛著鈴鐺的注連繩。
  
  一下、兩下、三下,鈴聲在夜裡迴盪起清脆的回音。
  
  再鞠躬兩次後,拍手兩下,最後雙手合十。
  
  『我會繼續努力退治鬼怪,請您保祐。』瞳說。
  
  『雖然我還很笨拙,但我也會努力的,請您保祐。』遙說。
  
  『請您繼續守護這個城鎮。』兩人同聲說到,說完後不禁相視而笑,最後以一鞠躬完成參拜。
  
  兩個女孩依依不捨的在神社再逗留了會,才趿著木屐拾階而下。
  
  『……怎麼辦呢?她們可是那樣向你祈求了喔。』望著女孩們離去的背影,百足神調笑著對緣天尊眨了眨眼。
  
  『……就算她們不說,我也會這麼做。』祂別開了視線,故作鎮靜的回答。
  
  兩個神明突然意識到緣天尊懷中的女孩已經很久沒有動靜,低頭一看才發現她靠著緣天尊的肩膀閉上了眼睛。
  
  『……她這算是睡著了嗎?明明魂魄是不用睡眠的。』緣天尊有些納悶。
  
  『她現在也算你半個神使了,當然需要睡了,』百足神倒是沒什麼反應,『讓她好好休息吧。』
  
  兩個神明並肩坐著,一時無話,緣天尊正開口想再說些什麼,回頭卻發現百足那雙紫紅色的瞳孔瞬也不瞬的盯著自己。
  
  『……做什麼?』祂問,聲音有些乾巴巴的。
  
  『沒事,』祂擺擺手,『只是覺得……你不是荒神的樣子挺好看的。』
  
  『那我以前的樣子難看了?』緣天尊挑眉。
  
  『當然不是,那也是你,不是嗎?』百足神偏了偏頭,將一縷落到眼前的髮絲再撥回去,『我覺得你是不會變的。』
  
  『那看來就算神社整修完,你取回了力量,你也還會是一個笨蛋。』緣天尊說。
  
  『你能不能別總是喊我笨蛋?』百足神氣笑了,『我好歹也是神明,給我留點面子吧。』
  
  『等你不笨了再說吧,雖然我看很難。』緣天尊說著,向後躲過了百足神打來的一拳力道比較像打鬧的上勾拳,突來的晃動讓祂懷裡的女孩輕輕的嚶嚀了一聲。
  
  停下了幼稚的吵嘴打鬧,兩個神明重新望向了繁星點點的夜空。
  
  今天正巧是滿月,銀色的月光像是瀑布般傾瀉而下,化成輕紗籠罩了夜裡的森林,慶典的樂聲隨著夜風遠遠傳來,和蟲鳴鳥啼交織成奇妙的音調。
  
  在這麼熱鬧的夏夜裡,佇立在山腰的神社看起來卻是那麼的安穩寧靜。
  
  『……這孩子睡著了真可惜,』百足神低聲的說,輕顫的羽睫讓星子的光在紫紅的潭水中閃爍,『今晚的月色多美啊。』
  
  緣天尊沒有立刻回話,祂靜靜的望著那一輪明鏡似的月,然後將自己的手笨拙卻輕柔的穿過對方的指間。
  
  『……是啊,』祂以同樣低沉的音調回應,『真的很美。』
  
  這大概是祂們作為神明的漫長生命中,看過最美的滿月了吧。
  
  
         
-END-
  
※※※
  
好的,這就是我的響系列的最後一篇結局了,可以看得出來塞了非常多的私心在裡面,因為覺得如果製作組要搞三代的話我們喜歡的這些神明下場都不會太好……所以我給了祂們一個圓滿的好結局,神社最後都會修建,兩個神明都能取回能與自己對頭抗衡的力量。當然,主角們也是,一代和小遙成為了有共同目標能夠一起努力的好朋友,死去的小唯即使不能輕易與還在陽間的小遙相見,也會繼續和緣天尊一起默默的守望著她。
  
至於文中提到的那位學者先生,他是我完全原創的角色,但並沒有詳細設定故事,我對他的設定只有一條『左手的小指是結緣的手指』大家可以自行腦補他發生過什麼,不管你腦了什麼都不會是錯的喔。
  
感謝大家的支持,響系列的回應一直很讓我開心,原先只打算寫百足中心的『止音』,因為大家對於緣天尊的愛和祂在遊戲後期的圈粉作為讓我腦洞過剩的大腦瘋狂運轉,誕生出了至今我主頁熱度最高的一篇『透聲』,現在看來還是受寵若驚……非常感謝大家的喜愛!
  
這個坑填平之後我還會繼續產出深夜廻嗎?我不確定,也許偶爾我還會在tag詐屍一下,到時大家可以試著捕捉我XD
  
那麼,讓我們有緣再相見吧!
  
  

评论(10)
热度(30)
© 舞湘風|Powered by LOFTER